Menu Close

浙江温岭:工资集体协商保障职工利益

浙江温岭:工资集体协商保障职工利益
新华社杭州9月6日电 题:浙江温岭:工资集体协商保障职工利益

  新华社记者殷晓圣

  小镇的会议室里,圆桌协商的气氛变得热烈起来。

  “童装手缝工要求职工坐得住,慢工细活,一天也就能做一两百件。我们希望今年工资能再涨点儿。”职工代表童装手缝工郭东圣说。

  “这个工价本来就定得高,要是再涨,企业真的吃不消。”浙江省温岭市新河镇羊毛衫行业协会会长王新法说,“要知道,一件衣服不是只涨一道工序。总共45道工序,每道工序都涨,企业用工成本就会大大增加。”

  入秋,羊毛衫行业进入生产旺季。在中国东海之滨的温岭市新河镇,90多名参会代表正在讨论镇上的一件“大事”——一年一度的羊毛衫行业工资集体协商。

  参与这场会议的有近80名企业和职工代表,以及市总工会代表、市人力社保局和新河镇的党政机关干部。

  作为温岭工资集体协商的发源地,2003年,新河镇组建代表职工方的行业工会和代表企业方的行业协会,探索工资集体协商机制。这不仅减少了职工频繁流动,让中小企业能将更多精力集中于生产经营,也切实保障了职工利益,实现双赢。

  “本次会议我们讨论5个议题,包含手缝、摇纱等四大工种11道工序工价以及调整的一道工序工价的协商。”会议主持人新河镇党委副书记李义说,“今天的协商会,企业方、职工方各派7名协商代表对等参加并发言,请大家在往年的基础上协商出更合理的工资(工价)。”

  “手缝工是一道精细活,直接关系到毛衫成品合格率。”温岭市第十二羊毛衫厂手缝工蒋彩茶发言提出,单面鸡心领和圆领毛衫每件手缝工价应提高0.1元。

  “目前受疫情影响,一下子上调这么多,给企业压力太大。”王新法提出,每件上调0.05元更合理。

  “今年遇上疫情,企业压力很大。但也要看到,企业发展离不开全体员工的努力,员工是企业最宝贵的财富。依我看,大家互相理解一下。”主持人出面调停,建议小幅上涨,双方表示认可。

  经过三轮发言,双方一致达成多道工序工价的调整意见,涨幅在4%到6%之间。

  “在这个12万人口的小镇,羊毛衫行业在鼎盛期有1万多名职工。”在新河担任了19年羊毛衫行业工会主席的陈福清说,通过民主恳谈的平台,职工和企业主有了平等对话、充分交流的机会,每年不仅职工工资有一定幅度增长,企业的生产效益也稳步提高。

  “民主恳谈会就是让群众自愿、直接参与,解决大家关心的热点难点问题。”受邀指导本场会议的原温岭市委民主恳谈工作办公室主任陈奕敏说,自1999年温岭探索启动民主恳谈以来,至今已召开3万余场民主恳谈会,民众参与公共事务的热情和能力越来越高。

  如今,温岭集体工资协商从羊毛衫行业逐步推广至制鞋、船舶修造等16个行业。温岭已有23个行业工会与行业协会开展行业工资集体协商,覆盖9000多家企业,其中2500多家企业单独开展协商,总共惠及近40万名职工。

  经过一个上午的讨论,企业和职工双方最终达成一致意见,在平等自愿、协商一致的基础上签订了2021年新河镇羊毛衫行业职工工资(工价)协议书。 【编辑:李玉素】